董路:老歌有情老友有义 一百首歌完全免费

时间:2019-05-29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音乐是董路一直以来的爱好,他说自己当年也算是个成功的校园歌手,参加几次高校歌唱比赛都拿过奖。“那时想过以后做一名歌手,可是阴差阳错走了另外的路。”虽然学生时的理想最终并未达成,但董路对音乐的热爱一如既往,去年还凭借一首写给女儿的《猜谜到老》参加了“首届互联网原创音乐大赛”并夺得冠军。

  去年9月,董路偶然经过丽都广场,看到一个外国乐队正在那里演出,场面很热烈。他觉得这种形式挺好,开放的空间,近距离的交流,很符合自己心中对音乐演出的期待,就萌生了办广场音乐会的念头。今年5月底再次来到丽都广场,他和老朋友、水木年华组合的成员缪杰小聚,两人一拍即合。于是两人马上行动起来,洽谈场地,又拉来南合文斗组合的贾南和圈内闻名的吉他大师杨峰加入。不到20天的时间,“老歌老友”音乐会便呈现在人们面前。

  他介绍说,到时演唱会要通过网络直播,而它的录音、录像设置和其他演唱会相比有一个明显的特点,不仅一半的机位要对准台下,还会在观众席上方吊起麦克风。董路还为演出设计了若干突出参与性的桥段,比如在唱苏芮的《奉献》时,他会发动全场所有人拨通自己最爱的人的电话,让对方听到自己的歌唱。他说:“独乐之乐永远比不上众乐之乐,很多歌手演唱时都爱说,要通过音乐把幸福和感动传递出去,我觉得只有参与的人多了,幸福和感动才能真正传递开来。在你的家人耳朵里,你专门献给他们的歌声绝对比歌星的更动听。”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就连董路自己,也曾把一曲《有多少爱可以重来》献给学生时代的女友,两人已失去联系多年,女友是了解到这个音乐会后赶过来的。听了这首歌,听到董路为当年的误会而致歉的真挚表白,女友后来发给他一条短信:“此时此刻,有这么一首歌就足够了。”青春的遗憾在歌声中定格成美好的回忆。

  最后一场音乐会上,董路在观众中看到几位四五十岁的中年妇女,随着歌声忘情地举起双臂,像年轻人那样舞动起已略显僵硬的身躯。他感慨地说:“那一个瞬间,我对这些老歌的力量有了更清楚的认识,它让已经不习惯于当众表达情感的中年人重新拾回了自信,给了他们一个释放的机会。”

  贾南最喜欢的音乐类型是摇滚乐,所以在最初加入“老歌老友”时,他就提出要多唱些摇滚歌曲,包括西方的经典金曲。可是这个建议被董路否决了,他说:“我们要唱的是人们都更熟悉的歌,让他们都能跟着一起唱的,这样大家听着才更过瘾。”开始时贾南有点不以为然,他的职业就是歌手,总觉得唱歌还是一种表演,不是群众联欢。但在后来的演出中,他也被人们表现出来的热情所打动,明白了这些老歌对于这一代人所特有的意义,于是贾南彻底放下了歌手的架子,为了大家的快乐而唱起自己并不是特别热衷的流行歌。不过他笑言自己也使了点“讨巧”的招数,比如把《吻别》这样的抒情歌改成欢快的摇滚风,既体现了个性,有新意的改编还受到了观众的认可。(北京青年报)

  此外,董路办这样的演出还有一个意义,就是把原本来自民间的艺术还诸民间。除了贾南、缪杰几位合作者,董路说那天还会有一些特别的嘉宾,比如“中国好声音”的学员魏语诺,几位在高校比赛中取得佳绩的大学生歌手,甚至是他家小区地下车库的洗车大爷。“他平日洗车之余,就弹着自制的一个简陋扬琴,一个人大声唱歌,唱《映山红》、《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长年身处地下,他很少能见着太阳,可是他的歌声里充满阳光。”

  之后的音乐会中,董路经常会留出一段时间,让观众们上台表演。人们非常踊跃,有来京闯荡的打工者,有离家千里的学子,还曾经有一家三口特意坐了几个小时的火车从鞍山赶来,听完音乐会后又连夜回去。在走上舞台的那个时刻,这些普通人的身份全都统一了,他们都是歌者,唱得投入而忘我。董路说有一位小伙子唱了一首《你是我的眼》后,便单膝跪地向台下的女友求婚,女友脸上是惊喜的表情、幸福的泪水,周围的观众也为他们献上了祝福和鼓励的掌声。

  《独乐乐与众乐乐,孰乐?》也是董路一篇博客文章的题目,这篇文章写的就是他对这场演唱会的介绍和想法。博客发布之后引来不少关注和点评,有这样一条回复让他印象深刻:“我是一位年近八旬的退休老人,我为你和你们老歌老友团队所深深感动。在这个近乎金钱至上、物欲横流的时候,能有你们这样一拨儿人出现,让我有一种看到了美好、看到了希望的感动。我只是一介老朽的草民,无力在物质上支持你们,但是真心地希望和祝福你和老歌老友团队越来越好。孩子们,加油!”董路说这就是他投身公益演出的动力所在,“像我刚才说的,这位老人对我们的支持和祝福就不是钱能买来的。做一件事要想的是它的意义,而不仅仅是利益”。

  今年6月,董路和水木年华成员缪杰、南合文斗成员贾南等几位朋友偶然碰撞出一个创意,在丽都广场开办免费的露天音乐会,演唱的都是中年人十分熟悉的经典老歌,他将之命名为“老歌老友”,以老歌会老友的意思。连续11场音乐会赢得了人们热情的回应与支持,几乎场场都是台上台下掺着激动泪水的大合唱。这样的场景也深深鼓舞了董路等几名发起者,于是他决定扩大声势。12月22日,这场名为“幸福启航”的演唱会将在五洲一号棚举办,100首歌,7个小时,依然是完全免费。

  高标准源自董路为演唱会设定的目标——“千人百歌大合唱”,台下的观众到时候也全部都是演员。“通常的演唱会上,观众也会跟着台上的歌星一起唱,但从头唱到尾的不多,因为再大牌的歌星也不可能每一首歌都让人耳熟能详。而我们的演唱会不同,100首歌曲首首都是经典,就是前奏一响起,喜欢唱歌的人就不自觉要张口演唱的那些歌。所以那天的演唱会是完全意义上的互动,台下1000名观众才是主唱,台上的人最多是个领唱。”

  “我或者我们也想挣钱,但我们要做的这件事注定挣不到钱,赔钱倒是一定的。这是一场公益的演唱会,所谓公益就是不卖门票,甚至连赞助都没有。”同以往的露天音乐会一样,董路说他们几乎每场都要倒贴进去一万多块钱,这一次贴得更多,现在已经投入了几十万,因为舞美、灯光、音响都要力求精致,“唱就好好唱,演就好好演,绝不能因为不赚钱就凑合。”之所以坚持要干这件外人看来不太理解的事,董路解释道,“我们发放的门票没有价格,而没有价格的另外一个含义是——无价。什么是无价的?激情、热情、温暖、感动都应该是无价的!”

  音乐会以演唱经典老歌为主,则是他们没怎么讨论达成的一致意见。董路说他和缪杰、贾南这一代人的青春期正赶上华语流行歌坛的黄金年代,那些歌里留下的是他们的青春回忆。“对专业歌手来说,几十场甚至上百场一模一样的巡演唱下来,再怎么浓烈的激情也会被磨灭,可是我们唱的都是先能把自己感动的歌,完全是真情实感的流露。”

  虽然不卖门票,但这场演唱会也不是谁想去就可以去,董路设立了一个“高门槛”。他说他会通过微博甄选出现场1000名观众,再把门票发放给这些人,甄选的标准是“真正热爱音乐”。因为此前的广场音乐会都几乎未在媒体上做过宣传,董路都只是在微博上发布了相关消息,所以有不少观众都是看了他的微博后特意赶来的,然后又在微博上书写出自己的感想。董路说:“我能从里面看出来他们的真诚和热情,这样的人才是我们需要的观众,凑热闹、打酱油的可不行。”

  在丽都广场的第一场音乐会最让董路难忘,那天适逢天降暴雨,可是观众们全都没有去躲避,他们依旧在投入地歌唱着,泪水雨水混在脸上已经分不清。当晚董路的微博里也充满了回忆和感动,很多人都说他们直到深夜都久久难眠,一直沉浸在激动的心情中。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缪杰是最早参与进来,和董路一起发起“老歌老友”音乐会的人。在他的音乐生涯中,也曾深受那些经典老歌的影响,他说在整个大学时代,就是这些歌滋养了他的心灵,也让他最终选择了音乐作为自己的事业。音乐会感动了很多观众,也感染了表演者自己,缪杰原以为现在的年轻人已经不会喜欢他们那个时代的老歌,但没想到反响会这么热烈。于是在水木年华筹划新专辑的时候,他提出以“怀旧”作为主题,《生于70年代》这张专辑由此诞生。他说:“怀旧是一种情怀,因为我们怀念的都是美好的东西。已经失去的单纯和为梦想而拼搏的精神,会通过老歌再度传承下去。”

  正是从这些热爱唱歌的普通人身上,董路看到了音乐感染人心的力量,他认为音乐不该只存在于殿堂之上,它的生命力在于群众中的口口相传。为了扩大演唱会的影响,董路也邀请到了几位明星参加,但他相信在那天的舞台上,人们不会感受到明星和草根的区别。“站在同一个舞台上,唱着同一首喜爱的歌,在这样的时刻,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一下子就近了,还分什么彼此!在音乐中,我们都是平等的,都只是爱唱歌的人。”

  这个少见的大规模公益演唱会并非没有吸引到任何厂商,也曾有人联系董路,表示愿意为此提供赞助,但听到董路的回复后,他们就退却了。董路很实诚地告诉人家,因为想打造一场纯粹的音乐聚会,所以他们不能在现场体现厂商的标志,不能给予立即见效的回报,“至多回头我可以义务去帮你们主持几场活动,或利用我的个人资源帮企业做些宣传”。对于这些厂商的做法,董路说他完全理解,“在商就要言利嘛,这是人家的自由。”让他感动和欣慰的是,终究还是有人愿意和他一起干这件傻事,有好几位开公司的朋友主动提出,要帮他解决现场所需的千把座椅,还有人要免费给观众提供面包、饮料。朋友们说:“没有回报就没有吧,谁让咱们是哥们儿呢。”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