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坚决反对在幼儿园装实时摄像头

时间:2019-09-08

  无时无刻目不转睛地通过摄像头盯着自家的宝宝,除了了解教师是否有施暴、孩子是否受到了伤害以外,其他焦虑和不满也会纷至沓来。

  根据《未成年人保护法》,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披露未成年人的个人隐私。这种将孩子生活学习状态毫无保留地公诸于众的做法,甚至已经超过家庭伦理矛盾,踏入违法边界了。

  例如出生之后把宝宝放在温室之中,不受风不见阳光,穿过多的衣服;例如拒绝孩子触碰所有可能沾有细菌的物体,对家中一切反复消毒;例如孩子摔倒后第一时间抱起来哄,和其他小朋友稍有争执马上分开带走……诸如此类。

  但是,珊爸却忍不住在内心高声呐喊:请不要在我孩子的教室中装实时监控设备!

  珊妹今年刚读幼儿园,对幼儿园经历了“热恋期——厌倦期——熟悉期”三个阶段的变化,作为父母,现在终于稍稍放下一颗心来。

  如果把这个工作改放到随时被监控盯着的环境下,换作是我,一定想的是:我的每一个动作,有没有按照操作规程?会不会被监督着我的家长批评?

  事实上,进入幼儿园,正是宝宝探索社会生活的首次尝试。作为成年人,我们都很清楚,孩子将有一天进入社会,不再有人时刻关注你的感受,每天要和不同的人打交道,可能会出现冲突,可能会受到挫折。

  大到幼儿园阶段该不该教汉字、教运算;小到上课选用的绘本、外教播了哪首歌曲,都要加以评判。

  这些观点在无数“爆文”中被反复宣扬过。但微信热文不是学术论文,无法提供定量标准,所以几乎没有家长认为自己已经“过度关注”。

  这一类家长,对于实时监控的摄像头有心理需求,但没有操作需求。即使装了,除了前几天好奇心突起会打开看一下以外,往后的时间只会成为一种摆设,一个手机中永不会删除也不会打开的图标。

  举个更加极端的例子。摄像头是面向其他家长公开的,万一出现一些出糗的、不雅的场景,被其他家长所看到,甚至录制下来进行公开,还可能变成恋童癖变态用以牟利的工具,这种对涉事孩子的伤害,又由谁来承担责任呢?

  而同时与二十个小宝宝打交道的工作,除了需要技巧和经验外,更需要大量的爱心、耐心。

  当然不是。这家优秀的公司,深深明白员工们需要在一个有安全感、对公司完全信赖的状态下,才能创造最大的价值。

  今年3月,就曾经有在初中、小学引入视频摄像头,供家长监督在校孩子上课情况。

  实际上这种做法可能同时符合学校与家长的需要,但是,却是以践踏孩子的隐私为代价的。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要符合标准就好、自我保护的意识,将盖过将爱倾注在眼前这群孩子的心意。

  珊爸珊妈在家里践行自己的育儿观,但是我们都完全尊重、也告诉珊妹要尊重老师们的教育方式。

  诚然,幼儿园安装摄像头的初衷,并非监督宝宝们的状态。但如果简单一句“这么小的孩子懂什么”来搪塞,只能说这部分家长未来很可能成为“强行监督儿女”的人群。

  只要亲自带过娃的爹妈,都知道和低龄的宝宝打交道是多么复杂和困难的一件事。

  3岁的孩子,并不懂得刻意隐瞒学校中的事情,开心的不开心的,她都愿意与我们分享。

  即便只是个别现象,但我们也不愿意让监控成为好为人师的家长用来影响老师们开展工作的工具。

  《1984》中“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的阴影,不应该强加到未成年孩子本已压力巨大的心灵之上。

  据说,谷歌不仅对上下班时间没有明确要求,还鼓励员工个性化打造自己的私人空间。谷歌的管理者会安装摄像头监督自己的员工吗?那简直是不可想象。

  其实,在挑选幼儿园之前,所有评价工作就应该完成了。在幼儿园安装摄像头,是一条便捷的路,但显然不是最好的路。

  这本是件好事,但很多家长却喜欢将自己认可的教育方法、管理方法,强加到园方、老师身上。

  相比之下,车间工人的工作则单一得多,只要按时按量完成必备工序就可以了。即便是这样,对其工作进行全程监控,也饱受诟病。

  对孩子的过度关注,现在也常被描述为“焦虑”。家长的“焦虑”有诸多弊端,例如“巨婴”和“妈宝”,例如抗挫折能力低下,例如亲子关系剑拔弩张等等。

  车间工人的薪水相对较低,相比之下谷歌工程师则高的多了。但是谷歌的管理方式是怎样的呢?

  很多人认为焦虑重灾区是小学到初中阶段,家长为学习跟不上、交友不慎学坏、早恋和叛逆等等问题担心。

  大观家庭(ID:thedaguan)特约出品,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外伤痕迹当然是关注重点,所以珊妈每天都坚持自己给孩子洗澡。很多其他细节,也可以看出学校老师对孩子的态度如何。

  没想到,前几天发生在上海携程托儿所的事情,一下子又在学前儿童家长朋友圈中掀起轩然大波,珊妹班级的家长群自然也无法幸免。

  有家长提出,应该与幼儿园协商,加装实时监控的摄像头,让每一位家长拿出手机即可看到老师和孩子在园中的表现。很多家长表示赞同。

  家长们的学历水平正在大幅提升,现在80后的年轻父母,普遍都有本科学历,甚至硕士博士都不在话下。

  这种家长自身工作通常非常繁忙,对孩子的吃穿用度开销无条件支持,但对生活照顾、学习教育等方面,彻底采取“外包”的态度——我付钱给机构,机构履行职责,最终达到我的既定目标即可。

  这个现象很奇怪。很多家长自认为和园方是买家和卖家的关系,甚至是雇佣与被雇佣的关系,因为付钱的就是爷。但哪怕是在餐厅吃饭,除非遇到严重的问题,否则也不会对每一道菜指手画脚,叫来大厨加以指责。

  珊妈的人生中只会扎马尾,对珊妹头上的“杂草”也是一捆了事。但许多次放学回来,珊妹的头发却被老师精心编成了各种花样,心里臭美着呢。

  说了上述理由,不一定能让所有家长打消安装摄像头的念头。有人会坚持“孩子的安全是最高目标,其余一切都要让路”。

  仅说幼儿园同时要面对几百个家长和学生——如果每一位家长只提一句要求,老师都会无可适从。而且调整教学方案往往是牵一发动全身之事,家长的意见又不能置之不顾,最后进退两难。

  每天回家,珊爸珊妈会和珊妹聊聊上学发生的事情。主要目的不是询问本身,而是感受珊妹对幼儿园、老师、同学的情感态度。

  所以珊爸认为,育儿之路有很多条,有的家长总想选择捷径,力求一步到位,只问结果。

  编头发铁定不是学校的指定教学内容,同时也要花费不少功夫。一个愿意细心为孩子编头发的老师,内心一定是存着爱心的。

  但是,有的家长却不愿意放手,让社交能力初步形成的3-6岁孩子独立去学习与面对。

  提供一个实时监控的工具,只是平添这部分家长的烦恼与焦虑,让他们的襁褓进一步延伸而已。

  退一步来说,如果真的收到伤害,又被老师恐吓不得外传,那痛苦和恐惧的心态,总是无法隐藏的。

  且不说幼儿园的教育团队通常有多年的教育经验和对育儿理论的系统研究;而非教育学背景的家长,通常仅凭网络文章和口口相传进行了解。

  再小的孩子,也有独立的人格。正如家长在工作中也偶尔开小差一样,孩子在课上也会走走神,下课也可以打打闹,有权不把自己随时暴露给家长。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