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澳门百家乐玩法 > 辽宁省篮球大赛 >

唯有他敢叫中国电影院又爱又恨

时间:2019-10-24

  

唯有他敢叫中国电影院又爱又恨

  因为害怕自己睡过去,每到夜里就如临大敌地挺着,一直熬到晨光出现,不由自主落下泪来。 CG技术+动态捕捉技术,并不是全新技术,今年的《狮子王》就是这一技术的集大成者。 徐立功一见李安就说,“我们一年想要拍三部片子,其中一部给新人机会,你去拍,只要女主角不太丑就好。” 《双子杀手》中,“史皇”(威尔·史密斯)面临的杀手,正是年轻了20多岁的自己。 从纽约大学毕业后,李安真正的人生开始了。他发现,自己除了会当导演,什么都不会。 在导演李安眼里,看电影就应该在电影院,所以必须做出一些改变,让去电影院变成一件让人兴奋的事。 在中国人最多的法拉盛,喜来登大厅,从早到晚敞开,欢迎李安拍片。群演很难找,可许多朋友都自告奋勇当群演,所以气氛抓得刚刚好。 《推手》到《饮食男女》,他始终感觉是以学生心态在拍片,因为老乡,海外华侨,朋友全在帮忙。 这些丰富性,就像《少年派的奇幻漂流》里的哲学一样,令人着迷,困惑,爱不释手。 这一次会了。《推手》本来票房平平,没想到在金马奖大放异彩,最佳剧情片、最佳男主角等一一收入囊中后,票房大涨。 台湾“新闻局”的负责承办人谢慧鹃正好也是纽约大学毕业的,算是校友,帮李安申请了专案。 到了《理智与情感》拍摄期间,合作对象都是最专业的人员,是李安所谓“能独当一面”的人。 不过,有一个现象特别有意思。无论李安又搞砸了哪一部新电影,大家说起他来,都特别温柔,那语气里,仿佛一丁点儿错话都不愿给他。 写作经验也有。他写了一篇一万多字的小说,讲述自己的拍片历程,发表在《艺专青年》上。 《推手》和《喜宴》,加上后来的《饮食男女》构成李安早期电影里的“父系指南”,也成为了中国电影标志性的巅峰。 然而,这并不只是电影技术的功劳,是台词,是编剧,是演员的表演层次的合力作用。 这一次舆论翻转得更凶猛。10月18日正式公映,几场点映之后,烂番茄新鲜度仅29%,MTC为33分,创李安MTC执导生涯最差记录。 李安身体不好。两个姐姐出麻疹,他被传染了,正好又赶上老爸换工作,要搬家到别处,还没好全就要一路颠簸,此后肠胃老出问题。 但于李安而言,这一技术的最佳使用方式,不是“真兽片”,而在真人——只有运用在真人身上,才会将时空彻底碎片化,实现从新我与旧我最近距离的对话。 老爸听说后,虽不是很满意,但也松了口,答应会帮付学费,拍电影要钱,家里也会给。 老爸想不出以后他有什么出路,才高一上学期就把大学志愿表给他了。说是未雨绸缪。李安一看,理工医农,外交新闻外语,无一样是倾心的。 后来,徐立功来家里吃饭,还奇怪李安家没桌子。“你没看到《推手》里那张被砸烂的餐桌?” 之后女友嘉惠成了妻子嘉惠,说过一句特别对味的话:“你不拍电影就像个死人。” 谷底是光照进来的地方。一切努力都付诸东流时,剧本《推手》《喜宴》在台湾得奖了。 综合大学进不去了,考个艺术专科总可以吧。李安试了试,果然考上了艺专影剧科。 《分界线》在纽约大学影展上得了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当晚,威廉·莫里斯的经纪人对李安说,“你在美国有很大发展,留下来吧。” 《推手》成功,让李安多年深埋心头的武侠梦复活了,可徐立功建议拍《喜宴》。 剧本得奖,问题也随着来了,李安看了看银行卡,账户上只有43美金,机票要一千美金,怎么回去领奖呢? 家人朋友赶忙劝导。见他饭做得好,岳父岳母建议他干脆去开餐馆。朋友则邀他写稿,才写了两个月,就感觉要疯掉了。 失魂落寞的李安难受极了,常去海边散步。家里人都以为他想不开,还派弟弟盯着他。 艺专校舍很差,老鼠沿着墙嗖嗖跑,仅3个平方米的宿舍里,塞着7个床位,两张桌子。 《饮食男女》宣传期间,机缘巧合,李安读到了王度庐的小说《卧虎藏龙》,时机来了。 人们常说,情绪写在脸上,到了电影里就只有表演,只有独白,写着故事的那张脸,却被掩盖了。 开拍后的八个月里,李安连半天休假都没有,一直保持着最亢奋的精神状态。他有肌腱炎,所以从北京到上海再到新疆,不是包脚就是坐轮椅。 如果说跨话题与种族的尝试是横向的,探索自身则是纵向,更为深刻而困难的尝试。 日子一天天过去,希望来了又走,李安不得已成了家庭主夫,每天负责做饭,接孩子,内心绝望又难过。 人瘦小,老是病,却爱玩得很。不是斗狗斗得满脸是血,就是掉进深潭里差点淹死,不过,在所有的尝试中,李安最不爱的就是学习。 决定留事小,站稳脚跟事大。李安与别人合写剧本,跑了三十多家公司,都石沉大海。本来看到《分界线》的公司,让他回去再改改剧本,最后也改到了无音讯。 《卧虎藏龙》后,《断背山》在2006年斩获了奥斯卡最佳导演和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 临毕业,他准备留学,本来打算去法国,因为法国新浪潮正流行,后来法语学得头昏脑涨,便去了美国的伊利诺伊大学。 李安第一年考试,六分之差,落榜了。第二年,因为太紧张导致腹痛难忍,头冒大汗,眼睛发花,数学考了个零分,再次落榜。 张艺谋也在柏林,评审团问他,如果两部电影并列,会如何?张艺谋很高兴,说,“我相信所有中国人都会很高兴!” 投入太多,容易走火入魔。在《色,戒》片场,李安哭了,梁朝伟看见了,上前安慰:导演,我只是露皮肉,你要保重。 12年了,《色,戒》作为极露骨的电影长留影迷心中,而真正看到故事的人,都会被它的丰富、广阔与大胆震撼到。 家里人忙着操心,李安在影剧科的日子却是没心没肺的那种。他看尼科尔斯的《毕业生》,看伯格曼的《处女泉》,看安东尼奥尼的《蚀》。 2007年,《色,戒》来了。张爱玲原著,集色欲、爱情、人性的大熔炉。于李安而言,这是另一部《卧虎藏龙》。 李安不想离开电影,于是主动请缨去帮人看器材,做剪辑师,当剧务,甚至是出苦力,扛沙袋。 因此看电影时,你永远都知道这是同一个人,是威尔·史密斯,而不是任何一个装作年轻威尔的不知名的小演员。 他大二拍的《荫凉湖畔》,获得了金穗奖最佳短片,大受鼓励;所以大四时,他便倾尽全力,调动父母,女友资助,自己积极打工挣钱,拍摄了毕业作《分界线》。 有一天,他呆坐在沙发上,嘉惠一看立刻吼说,“不要坐着,做点事,不赚钱的也行。” 《双子杀手》里,杀手是自己,猎人也是自己,都是最顶尖的,最强悍的人物。唯一不同的是,一个老迈,正打算金盆洗手,一个年轻,未来的大门已经敞开。 结果,《卧虎藏龙》拿到了最佳外语片,最佳摄影、最佳艺术指导、最佳音乐四项大奖。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后,李安就开始求变。美剧破除了荧幕限制,场面越来越大,那电影呢? 他可以看表演看一天,可以和弟弟上台表演,时不时还可以来段相声,可一到学习上就头大。 秉持着这样的理想,李安先在《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试了试水,最大亮点3D、4K、120帧,被誉为“突破了电影史上的最高规格”。 得到平生第一台摄影机后,立刻出手了第一部18分钟黑白短片《星期六下午的懒散》。 或许有人说,用最撞脸的新旧演员来演也可以。但只要看一眼电影里那双惊恐、惶惑、欲言又止的眼睛就知道了,技术革新是必要的。 1993年,《喜宴》入围柏林影展,当时在柏林的还有谢飞的《香魂女》,两部电影都被看好。 拍电影是李安的命,武侠则是李安的梦,为了拍出好的效果,李安拜访武术名家,总览武学典籍,不断打磨剧本。 十多年前,李安很戏谑,对着镜头大喊性压抑,这次他把这种压抑,以更深刻,更复杂的方式来表现。 老爸一看就伤心了,回去哭了一大场后痛定思痛,问李安,“儿子,要不要重考?” 就连李安都鼓足勇气亲自露脸说了一把心里话:“那是中国五千年来的性压抑。” 比如之后的《冰风暴》里的美国中产,《与魔鬼共骑》里的黑白不同种族,《少年派的奇幻漂流》里的印度男孩与猛虎,如今的《双子杀手》里的克隆父子,都是李安话题探索方面的点睛之笔。 《推手》在美国拍,预算有限,限期四周。怎么拍?李安只能把家里能搬来的都搬来。对联、锅碗瓢盆搬了还不够,家里的饭桌也得贡献出来。 杨紫琼、章子怡成为了真正的国际明星,而周润发则成了一部电影的标志,与《英雄本色》里的小马哥有过之而无不及。 艺专环境虽差,李安却很开心。他活在他的艺术世界里,而此时此刻,在这个世界里,他还没遭遇任何打击。 然而,当观众都在哀悼李安为追求技术而忽视故事本身时,《双子杀手》开始宣传了。 拍摄后期,他的整张脸是黑的,血压,神经,胆固醇一起失调。一到晚上就四肢充血,呼吸骤停。 演员定下来了,他把主演们集中在北京紫玉饭店从早到晚集中训练,学枪学棒还不行,巴萨欧冠战胜曼联之夜有1人却很失意今夏离队或,行走坐卧,各方礼仪没一个落下。 同样,《双子杀手》也采用了60帧+3D的效果,让可以放映的影院一下缩水了不到4万家。同时还有120帧的版本,全国总共加起来也只有40个电影院hold得住。 1980年,戏剧学士毕业后,李安申请了伊大戏剧研究生和纽约大学电影研究生。 以及那个终极问题:两者之间,谁才是最靠近灵魂的线岁的李安,或许早已胸有成竹: 它拉进了角色与角色之间的距离,拉近了角色与观众之间的距离,并迫使观众以新的方式去观看电影。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