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阅读无非是想要为皇华黎锦全文精彩章节列

时间:2019-09-09

  

美文阅读无非是想要为皇华黎锦全文精彩章节列表试读

  黄瓜精就跟没听到燕天青的话似的,兀自咬着下唇,不可置信道:你你分明是一介凡人,你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会做到?! 透过光膜所散发出来的暖光,可以看到光线所及的至远处,有数缕幽蓝之光闪烁。不一会儿,那些幽蓝便已来到近前,游曳、迤逦。古人曾语,深海有鱼,以腰为线,人身在上鱼尾在下;其貌非凡,其形若神。 他人的凭空出现使红绛深猛地转过身来,全神戒备。茶色双瞳先是掠过燕天青,后又落到了我的身上,霎时盈上惊喜。红绛深身形一动,作势要朝我走来,却因为我蹙眉的举动而止住了脚步。 黄瓜精扬起细长上挑的眉毛:如厕请去厨房,妾身会发自内心地感谢你为妾身的子民的粮食所作出的贡献。好意提醒一句,如厕便如厕,不该去的地方就不要贸贸然前去打探了。否则哼。 红绛深垂首凝视着指间玉簪,绯色长发因而自肩头滑下,挡住了大半张脸,只能看到他的眼睫在扇动:就因为我骗了你? 我几不可见地牵了牵嘴角:原以为倾世之相无非是后人杜撰,却不想这世上当真有将天下拱手于他人的蠢货。不过燕尚书呐,我们不远千里来到此地,所寻结果竟是一具早已风化千年的尸体。这是否太过泄气? 妾、妾身不知道小声嗫嚅着,黄瓜精悄悄往后仰了一下,试图拉开同我之间的距离。 既是如此,我也不拐弯抹角了。拍了拍坐皱的衣袍,我自席上站起,对黄瓜精躬身作揖,道:敢问青萝女王,在我们之前,你有见过其他人吗? 在此之前我从未踏足过海洋,所以我不清楚眼前这团海洋漩涡算不算船覆之兆,不过他人惊慌失措的叫声已然说明了答案。 我扯着唇角,随她瞎嘚瑟:真以为自己长在海里,就成了优质黄瓜精?啐,阿森纳和曼联正在争夺巴黎圣日耳曼的中场球员,信不信本少爷分分钟大便泼你一脸。 其他人?听我这样问,黄瓜精提起嘴角的蔓蔓青萝,微笑道:你是指那位名叫红绛深的贵人吧。如果是他的话,他已经通过考验,前去观摩兰陵宝藏了。 ▲《无非是想要为皇》完整版已有~ 《无非是想要为皇》首发来自公众号【荧光文学】,回复书名【无非是想要为皇】继续阅读全本内容! 待到异光消去,我垂目打量着棺内和衣而卧好似沉睡的两人,不禁为其女的丽容而惊艳了一下。难怪只有一墩棺材,生前为夫妻,死后当合葬。 眼见着炮弹就在眼前,却因为身处于半空之中,为惯性所困无法避开,我一蹙眉,不禁大叹时运不济。 虽然不曾到过大海,但这不代表我和红绛深一样不会开船。只是如他所说的那样开进漩涡的话,并没有什么难以做到的。 不过是一晃神的时间,黄瓜人便已来到近前。对我不掩歧视的目光视若无睹,它们迅速排成一列方阵,并对方阵之中的我和燕天青虎视眈眈。 以上纯属胡扯,吃大便的是黄瓜人,我们享受到的是深海鱼之饕餮盛宴。虽然深海鱼的味道实在不怎样。 一阵翻箱倒柜后,我把所有可以想到的地方都翻了个底朝天,仍然没有发现藏宝图的踪迹。 转眼看向不知何时跟着走进了内室的红绛深,我勾起唇角,微微一笑:南红皇子在上,吾等小人物岂敢觊觎这兰陵宝藏。我本惜花之人,虽是皇命在身,但见十七皇子倾城之色,便是为你铩羽而归又有何妨。 他却是不答反问:你是女人?说着,他充满惊讶的目光扫过我的胸脯,落到了我的脸上。 见此,红绛深秀眉一紧,一副老大不高兴的样子:狸狸,你为什么会和他一起出现在这里? 一瞬不瞬地注视着燕天青的灰色眸子,我手上气力一泄,任凭黄瓜人反剪着我的手,给我戴上了枷锁。 前往兰陵宝藏所在之地据比宫的路上,我问燕天青道:虽然你之前说得很含糊,但是,兰陵宝藏其实是那位的陵墓吧? 我可什么都没有做。故作无辜地说着,红绛深的声音蓦地压低,但皇上他,却是谁也不信。 笑眼环顾着渐渐围拢的黄瓜人,我右手一翻,准备好随时攻击。燕天青却在这时再次伸手拽住我,并摇头示意我不要轻举妄动。 见此,我笑呵呵道:好啦好啦,不要再费脑力想措词了。我知道你会说什么。皇上派你来辅助我的是吗?那敢情好,咱们赶紧动身去寻找近在咫尺的兰陵宝藏吧。 数千万丈的海面之下,有一弧透明的光膜为身下的土地撑起了一方世界。无论是狰狞平扁的未知鱼类,还是奇形怪状的礁岩化石,俱被这弧光膜隔离在外。明明是压抑至极的海底,却存在着一片绿草如茵、繁花似锦的陆地。 妾身才没功夫管你!妾身只是不能让你身体里面的那个东西回到陆地上,进而祸害人世!说到激动之处,黄瓜精猛地捏爆了手中的苹果。 我不由脚下一转,径直前往红绛深的房间,想要看看红绛深有没有被掉下来的壁灯给砸扁。可当我到达房间之时,红绛深早已不在房内。见此,我一蹙眉,在心底直骂自己闲得没事瞎操心。 从牢房里面出来后,我们享受到了锦绣国至高级的晚宴特制大便全席。 我一扬眉:噢,此人都做了什么壮举?竟能被冠以新世纪这样沉重的帽子。 确实是两具。见我露出了疑惑的表情,燕天青手一背,负手而行,只有人民一心,才能称之为真正的统一。你觉得,要怎样才能让人民一心? 它那双美丽的眼睛里面闪烁着好奇的光,遂将双手覆上光膜,倾身看我:你是谁? 从门牙里拔出骨比金坚的红烧鱼排后,我终是放弃抵抗地放下玉箸,以示进食结束。 金发棕瞳,面若桃李;人身鱼尾,未着片缕。如同跳舞那样,人鱼曲身旋转着,游至我的面前。我与它相隔不过一弧光膜。 见人鱼们游远,我一转身,看向突然出现的海盗头子燕天青。 燕尚书是我的上司,我为什么不和他一起。悄悄对燕天青挤了挤眼睛,以示他配合。末了,我这才想起有件事差点忘了,遂从怀里摸出早前找燕天青要回来了的玉簪,隔空丢到了红绛深的手里,当初答应你的,玉簪还你。如今你我两清。 呀,真是不好意思,妾身可没有送你回陆地的能力。回到陆地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开启兰陵宝藏之内的空间大门。妖异的眼睛一抬,黄瓜精唇间衔着一颗剔透的绿葡萄,手上握着一只红彤彤的苹果,言笑晏晏,可你不是不要兰 更何况,我的脑子里已经承载太多他人的记忆,我不想再横添一笔。行兵治世之法又如何,我不信我户殊书敌不过这些死人留下来的东西。 叫什么叫,叫个屁啊你!饭点儿还没到呢,别打扰大爷们打牌!牢房入出口处传来狱长黄瓜骂骂咧咧的喊话,间或骰子撞击声,大!大!哎哟我操,怎么又是小!混帐!你小子一定是又出老 你感觉错了,我刚才是要杀人鱼。将燕天青没说完的话堵了回去后,我一拍他的肩膀,道:你可是皇上派来监视我的人,我哪敢杀你啊。虽然一开始很惊讶你竟会乔装成海盗,不过想来也是当然,毕竟你正是海盗出身不是吗,燕尚书。 心下思量着,我大步朝被花木遮掩着的陆地中心走去。可没想到看起来不过几丈的花木林,走起来竟耗了半盏茶去。伸手拂开拦在面前的一簇葱郁树枝后,我举目四望,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恢弘华丽的宫殿群。 如是对视片刻后,黄瓜精眼中光芒一闪,遂露出了似怨还嗔的表情。青色绣鞋一挪,她蹲到我的面前,用涂着绿蔻的食指挑起了我的下巴。 燕天青略一颔首,口中则淡淡道:因为身边有了那位的帮助,兰陵帝才能在短短几年间,一统两千年前的九州。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兰陵帝正是由那位一手铸就。这便是所谓的得宝藏者得天下。 妾身名青萝,你这畜生莫再乱叫,否则妾身把你丢出去喂人鱼!语罢,黄瓜精眸儿一横,放开了我的下巴。 不跑了试试怎么知道跑不过!即使手臂被抓,我脚下依然踩得嗒嗒作响。见燕天青铁了心不让我跑,我一毛,扭头瞪他。然而随着我的扭头,我不由得惊恐地睁大了眼睛: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虽然红绛深曾说我的身材比平胸好不了多少,但实际上比平胸好过太多,否则我也不必天天用布缠胸。想想真是心累,一旦没了裹胸布作掩护,我的性别就跟裸体的人鱼似的,一览无余。 这就是兰陵宝藏。妾身只能送你们到这里,剩下的,还须你们自行摸索。就此别过。说完,她一甩广袖。 黄瓜精以指摩挲着燕天青眼角的那道刀疤,目光温柔:傻孩子,不必说对不起。谁能想到兰陵帝叱咤九州一世,其子孙后代却是一个也不愿延续他的传奇。呐,这都是命,是命 为什么不可能?我反问她,遂另起他言:对了,青萝女王,你可知道两千年前与兰陵帝齐名的那位丞相叫什么? 千钧一发之际,我化手为刃,绞断了所挂绳索。遂嗖地一下,头皮擦过炮弹,往地面坠去。 伸手拽过随便哪个船工的衣襟,我问道:红小姐呢? 我以为你会直接对我动手。燕天青颇为诧异地看着我,见我确实没有要杀他灭口的意思,他一扬眉,眼角的刀疤跟着一动,你刚才明明泄露出了杀气,为什么现在却 以为长了人的形状,就真的是人了么?黄瓜人们!黄瓜精打扮得是怪异了点儿,可人家好歹长了副倾国倾城的相貌!然而你们是要做什么?头顶长花是女,胯下长疙瘩是男?你们的性别要不要区分得这么儿戏啊!知不知道身为人类,我表示压力实在好大! 话是这样说,我一边按着流血不止的下巴,一边在心底将她骂成了风干多年的老黄瓜梗。 闻言,我想也不想便连连摇头道:算了算了,宝藏我不见了,你还是把送我回陆地吧。 渐渐地,说话者从阴影里走出,露出了大半身体。我在打量她的同时,她也在打量我。末了,她缓缓勾起画有蔓蔓青萝的嘴角,一步步朝我走近。 要死不活地靠在铁栅上,我用余光瞟着隔壁牢房里的燕天青,话说得绵绵无力:这些个该死的黄瓜人,居然真的是吃大便长大的!这不是存心要饿死本少爷吗。来人啊,给我一口水啊!我要喝水 嘻地一声轻笑,人鱼的金发于海水中荡漾,散发着惊人心魄的美丽:来陪我们玩儿吧?语罢,它朝我伸出了它的右手。艺术品那般完美的手臂缓缓穿过光膜,向我发出了诱惑却致命的邀请。 我嘴上叼着夜光酒杯,斜眼打量着大殿中央正踏着优美舞步的舞姬们,感觉自己的三观再次被刷新了。 黄瓜精没有理会我的油嘴滑舌,而是徒然消失不见。下一瞬,她的身影凭空出现在隔壁牢房,与燕天青相对:小青儿,你忽然重回锦绣是为何? 没错。燕天青倒是毫不犹豫地承认了。见我蹙眉,他扫视一圈作势要拿下我们的黄瓜人,沉声道:所以,请相信我说的话,不要与它们对抗。 我唇角一挑,俯下身与她平视,声音低哑:青萝女王,还请你睁大眼睛看清楚,我户殊书,可有至尊之相? 不要轻举妄动?再不轻举妄动就只有被一群黄瓜人抓回去吃牢饭了。传出去还不笑掉人的大牙。再者,谁知道它们吃的是肥料还是大便。 闻言,燕天青扭头瞪我:这不是莫名其妙的东西,而是被时间洪流给淹没了的真相。 小说主人公是华黎锦的小说叫做《无非是想要为皇》,是作者玄衣长年不洗写的一本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人鱼小姐说得好,来陪我们玩儿吧?眼见着炮弹就在眼前,却因为身处于半空之中,为惯性所困无法避开,我一蹙眉,不禁大叹时运不济。千钧一发之际,我化手为刃,绞断了所挂绳索。遂嗖地一下,头皮擦过炮弹,往地面坠 我想大便。慢条斯理地拂开了溅到身上的翠玉碎渣后,我回睨着黄瓜精,表情淡淡。 燕尚书,我乃一介人臣,学了这东西是要做什么?造反吗?意有所指地反问他一句后,我蓦地笑开,嗤,这个玩笑我可开不起。 想及此,我转头遥望鬼风号上的那名麻衣男子。彼时他正吹响唇间木哨,召来了海中霸者鲨鱼。 说得轻巧。本少爷从小娇生惯养,岂能如你一般皮糙肉厚耐磨抗打。没好气地哼了几哼,我道:话说回来,你不是说你是兰陵帝的后裔吗。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使用你的特权,让我们跳过肉体之难这一环节?还是说你其实很喜欢挨饿吃大便?! 闻言,黄瓜精的身形一僵,头上戴着的黄瓜花跟着立起。她目光凶狠地瞪着我,姣好的面容上满满的全是怒意:妾身讨厌被人说成黄瓜精! 如是想着,我浑身跟着颤了两颤,忍不住向身旁散发着热气的燕天青靠紧。这样一来,就算真的遇上了诈尸,我也能赶在僵尸抓到我之前,将燕天青当挡箭牌给丢出去。 只见前方那片绿草如茵、繁花似锦的平地之上,有一群绿油油的人形物体以飞一般的速度朝这边奔腾而来。其身是柱,其肢是茎。待得追近,其全身上下遍布着的好似青春痘的鼓起也跟着见得清晰。 无意理会船工头子的死活,我迅速起身,踩过他的身体,朝船舱口跑去。因为船身在不断震颤,以致于好几次没稳住身体,险些摔到地上。多番不便之下,我索性运力于脚底,吸附着地板行走,直至进入舱内。 使力一挣挣脱了燕天青的手,我看着他的眼睛,话中带话:燕尚书,你似乎很熟悉这里的一切。 我蹙眉,遂抬手整了整衣襟,举步朝他走去:托你上次那一剑的福,我的裹胸布被你砍成抹布了。如何,死对头户殊书原来是女人这个消息有没有让你更加失落了? 目光飞速扫过踩着鲨鱼朝红龙号追来的麻衣男子后,我上前两步,一脚踹开了指挥室的木门,并且击晕了惊异地看着我的李毅。而后我看也不看红绛深一眼,大步走到舵前,双手掌住轮盘,往左舷七十度扭转。 燕天青却是一把拽住了我的手臂,语气理所当然:不要白费力气了,你跑不过它们的。 与此同时,一直静静地待在隔壁牢房里的燕天青开口帮我说话:姑姑,她是我的朋友,你不要为难她。 不!不可以!即使是你的命令,老夫也绝不让红龙号毁在这里!船长的声音再起,这次不再急切,而是宁可违抗命令也不肯妥协的坚决。 想及此,我收起作揖的手,难得一本正经道:青萝女王,我当如何才能见到兰陵宝藏? 你这孩子!妾身如何舍得为难你?你若是想要进那兰陵宝藏,妾身定是二话不说便送你进去。只是这个人不可以!说完,黄瓜精剜了我一眼。 安居乐业?还是国家富裕?啧,古人云了那么多,我哪知道哪个才算是正确的大道理。不过在我看来,绝对的权力面前,管你是不是心口不一,一旦使命临头,还不是一样要表现得人民一心。说着,我哼哼,依你的意思,还有一个人帮助了兰陵帝? 不待他说完,我一把丢开他,往甲板上层的指挥室跑去。临近门前,船长急切的声音传出了室外。 既是被时间洪流给淹没了的真相,你一介后人又怎会知道两千年前的事情?我表示不以为然。 既是知道我身体里面的那个东西,那你又凭什么认为你可以困住我?凭你的黄瓜大军?嗤嗤地笑了两下,我一撩袍摆,大步朝黄瓜精走去,顺便一提,我身体里面的那个东西早已被我吞噬,与我融为一体。 当然。那位被后人称为倾世之相,惊才绝艳,流传至今。妾身怎会不知道他的名字。 当年我就说过,我意不在此。所以对不起,姑姑,即使你强迫我接受了兰陵宝藏,我的想法依然不渝。说完,燕天青执起黄瓜精垂在身侧的手,贴上了自己的右脸。 本少爷也讨厌被人说出秘密。我不甘示弱地瞪着她,眼中是毫不掩饰的威胁之意。 你我他支支吾吾地你我他了半天依然无从说起后,红绛深闷哼一声,索性闭上了嘴巴。 小青儿你怎几次三番地袒护这个畜生?!着恼地娇嗔着,黄瓜精撑着锦榻坐直了身体,那位贵人九龙御气,生来就是要做皇帝的人,妾身又怎敢为难于他? 我不禁摇头叹息:青萝女王,作为女人怎可如此小气。我不过是不知轻重地顶撞了你几句,你怎么就如此狠心,要将我困在锦绣国里天天折磨你的眼睛? 席地跪坐在旁边桌子上的燕天青看了我一眼,然后,面无表情地从牙齿里拔出一根闪着银光的鱼刺。 站我跟前的那根戴着红领巾的黄瓜人举起手中的木剑,直指我道:来者何人?来我锦绣国有何意图? 我立时语气斗转,哀声讨饶道:诶诶诶,君子动口不动手,女人何苦为难女人,黄瓜小姐还请手下留情! 那就让它毁掉。一样的中性中略带沙哑的声音,不一样的是徒然生出病态偏执的语气。 恨铁不成钢地大声教训着燕天青,我喘了口气还要继续,一道娇媚女声却在这时于牢房角落的阴影处响起。 纤长如青葱的手指,泛着柔和光泽的指甲,本是自水中而来的一只手,入眼却不见半分水迹。 我半张着嘴巴,好不容易酝酿出来的睡意顿时消失得一干二净。郁闷地一咂嘴,我贴出笑脸,躬身献媚道:青萝小姐息怒,小的这就收起脸上的表情,洗耳恭听您接下来的谈话。 姑姑,不要再欺负她了。燕天青不知何时也跟着站了起来,并且再次帮我说话:所谓九九八十一难不过是敷衍外人的一个幌子。那红绛深想必没有经历考验,就被姑姑送进了兰陵宝藏吧,毕竟想要通过考验,必须得花上数十年的时间。既然如此,姑姑你为何不破例一次,把我们也送进去? 皇命?黄瓜精一声惊疑,遂道:十年前你开启了兰陵宝藏,为何至今还没有令九州统一? 我直想撬开他的脑袋来看:你装个鬼啊你!别以为我没听到,进来之前,狱长黄瓜问过你要不要开挂的对吧。虽然不知道开挂是什么意思,但是!既然人家都主动打开后门请你进去了,你到底为什么要拒绝啊?!你不乐意享受特权,就让给我去享受不好吗?! 随着尾音的落下,印有据比宫三字的牌匾徒然映入眼帘。一直于前方默不作声地引着路的黄瓜精转过身来,满面庄严地注视着我们,青唇轻启。 即使如此,舱内也是摇晃不断,时不时自天花板上掉下一些灰尘木屑。那景况如同地震。 结果黄瓜精就跟背后长了眼睛似的,倏地转过头来瞪我:你这畜生委实讨厌,偷听妾身谈话不说,竟还露出此种表情!当真不怕妾身丢你出去喂人鱼?! 殿内布置与寻常的宫殿没有太大不同,只是在红绛深身后的内殿里,隐约可见有一墩白玉。上宽下窄,恰是棺材之形。 红领巾黄瓜却厉声打断了燕天青的话:放肆!竟敢在本将军面前说要吃黄瓜,不要命了你!来人啊,给我把他们抓起来! 派李将军监视红绛深的寻宝之行,又将李将军的妻儿被扣押一事透露给红绛深知晓。为防止两人联合在一起,南红的老狐狸倒真是耍了手不错的离间计。可惜了李毅这一代忠臣,也不知倘若有命回去,他会怎样回报君上的一片心意。 不过是做了几天船长而已,你就忘记你的身份了吗,李将军?疑问中夹杂着一声悠长的叹息,紧接着,红绛深的声音开始朝船长靠近,因受命监视我才成为红龙号的船长的你,怎么可以因为爱上了这艘注定沉没的巨船,所以就罔顾圣命呢。李将军,不要再任性了,趁海盗还没追上来,赶紧开进漩涡里吧。兰陵宝藏在下面等着我们呢。 我不禁抓头道:无神之序又是什么玩意儿?你可否不要对我讲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闻言,燕天青面上划过一丝诧异:你不见识过兰陵宝藏再回去?倘若错过了绝妙的行兵治世之法,实在可惜。 我微微眯起了双眼,继续问她:噢,那么,你又知道那位倾世之相的后裔姓什么吗? 好说,只要你成功克服了九九八十一难,妾身自当亲自护送你见到兰陵宝藏。如是说着,她快要把嘴上的黄瓜藤子给笑歪了,现下你刚过四七二十八难,还有五十三难在等着你呢。 不过趁此机会,我大可没有顾忌地搜寻红绛深的房间,看能不能找出一直不见其影的藏宝图。 见海洋漩涡近在眼前,我侧过脸睨了他一眼,遂扯起唇角:玉簪我会找燕天青要回来,自此之后,你我互不相欠。言外之意是说,宝藏当前,我绝不会手下留情。 若要得到兰陵宝藏,就必须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没有理会我刻薄的言论,燕天青头一仰,抵住了身后的墙壁,望着天花板道:即使我是兰陵帝的后裔,一样不能幸免。 反射着冰冷光泽的背鳍一一浮出海面,数以万计的鲨鱼于转瞬间聚集。左有漩涡,右有鲨鱼,隔鲨紧追的是暴喝震天的鬼风海盗。 与此同时,我手腕一转,生生折断了眼前这条美丽且纤细的小臂。剧痛使人鱼发出一声尖锐难听的哀嚎,并倏地缩回了手臂。 摆出一副懒得再废话的表情,我朝燕天青一使眼色,遂越过红绛深,往内殿走去。期间与红绛深擦肩而过,我只是扫了他一眼,便移开了视线。所幸红绛深只是怔怔地站在原地,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玩法